新闻详情

多位高管落马、涉嫌暴力催收 建设银行被罚79次冠绝六大行

2021-08-26 18:00来源:凤凰网财经 

核心提示:

1. 建行今年领到第79张罚单,累计被罚4030.67万元。在国有六大行今年的处罚中,尽管建行处罚金额并非最高,处罚次数却排位第一。

2. 建设银行近一年来有多位高管落马。去年年底,建设银行青海省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郭继庄因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今年4月5日,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崔滨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7月23日,建设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张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3. 消费端市场建设银行投诉量高达2864条;资本市场上,建设银行今年3月以来股价一路下跌,距离年内股价高点7.23元/股已跌超18%。

凤凰网财经讯 8月24日,建设银行两家支行分别领到罚单,合计被罚60万。建设银行虎林支行因贷款“三查”不到位,贷款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被处罚款30万元。建设银行鸡东支行因贷款“三查”制度落实不严,支付管理不到位,被罚30万。

这已经是建行今年领到的第79张罚单了,累计被罚4030.67万元。在国有六大行今年的处罚中,尽管建行处罚金额并非最高,处罚次数却排位第一。

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统计,建设银行收到的高达79次处罚中,有不少金额超100万的大额罚单。

央行8月20日公布的一批罚单中,包括建设银行在内的5家银行受到重罚,罚没合计1541万元。其中,建设银行因占压财政存款或者资金、违反账户管理规定,被罚款388万元。

另外,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7月27日曾报道,当日上海银保监局接连开出17张罚单,重罚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合计罚没金额达910万。其中建设银行领到8张罚单,合计被罚410万。处罚案由包括个人消费贷款违规用于购房、发放不符合条件的房地产并购贷款、未根据房地产项目的实际进度和资金需求发放贷款、向项目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违规提供融资。

从建设银行所收行政处罚来看,不足8个月,79张罚单,平均每月近10张!罚单数量多,金额大,侧面反映出该行风控差,漏洞多等问题。

图注: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统计

建设银行多位高管落马

除了频繁受罚,近一年来建行还有多位高管落马。

自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要求“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金融反腐力度持续加大。

2020年12月23日,建设银行青海省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郭继庄因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同时,建设银行党委给予郭继庄开除党籍处分,取消退休待遇,收缴其违纪所得;青海省监察委员会研究决定,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今年年初,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的头条文章《金融领域反腐:严查以贷谋私、监管失守、靠行吃行等问题》指出,郭继庄频繁接受信贷客户提供的高尔夫球活动,以贷谋私,与贷款客户私相授受、不正当往来。使得银行最核心的权力——授信审批,成为权钱交易市场上的“商品”。

今年4月5日,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崔滨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彼时距离崔滨州退休已过去近3年。

三个多月之后,7月23日,已退休半年有余的建设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张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建行曾因未履行资金安全保障义务被罚

此外,建设银行所涉及的民事诉讼也可从侧面反映出该行存在的部分问题。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文书显示,建设银行因未及时消除客户的不良征信记录而被告上法庭。

原告在1999年曾向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申请了83万元的个人住房贷款,2009年到期,因为逾期,法院在执行过程中,从原告工商银行账户的100万元中直接划扣797552元,经过核算这笔资金发放给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 距离借款合同纠纷的执行过去了10年,原告在查询个人信用报告时,意外地发现信用报告中仍显示不良记录,原告认为该欠款早已通过执行程序结清,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规定,不良信息记录保存期限为5年,相关的不良征信记录最迟应在2016年删除。

对此,建设银行北京西四支行辩称,法院发给原告的执行案款未覆盖原告的全部欠款,原告所欠债务尚未全部结清,贷款仍处于逾期状态,所以原告的不良信用记录一直存在。此外,建行北京西四支行表示,增加、删除不良征信记录均由中国人民银行负责,该行仅是按照原告的贷款情况上报的征信数据,并没有修改原告不良信用记录的权限。

最终,建行西四支行未提供其系统记录中相应贷款仍未结清的证据,法院认定案涉贷款已还清,要求建设银行西四支行删除原告征信报告中存在的不良记录。

除了客户征信方面的纠纷,去年,建行曾因一件未保障存款人资金安全的案件被推上口浪尖。80后女子李某在中国建设银行广州利雅湾支行的1000万元存款“不翼而飞”,法院终审判决,令该支行向李某赔偿450万元及相应期限内的活期存款利息。

此前,法院一审认定李某在涉案交易过程中存在泄漏个人及账户信息的过程,给犯罪嫌疑人进行扣款操作提供了机会,同时认定建行利雅湾支行在涉案借记卡的扣款交易过程中已经正确履行自己的义务,并不存在过错,也没有违约行为。

2020年9月16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认为,建行利雅湾支行有违其在储蓄合同中应负的资金安全保障义务,但李某对于本案损失也存在一定过错,因此建行利雅湾支行与李某应按各自过错承担本案损失。建行被判赔偿当事人李某450万元及相应期限内的活期存款利息。

建设银行投诉量高达2864条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浏览某投诉平台发现,与建设银行相关的搜索结果共6333条,其中包含2864条投诉。

在投诉内容中,有多条涉及建设银行雇佣第三方暴力催收的投诉。

有网友投诉称中国建设银行委托第三方催收人员,在未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去其父母家,泄露了其欠款信息和个人隐私,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该网友表示“父母有三高,如果发生意外,我会保留证据起诉中国建设银行 我现在希望建设银行跟我协商,停止第三方催收。”

诸如此类的投诉有多条,但平台投诉进展虽然多为建行已回复,但多数网友仍旧保持负面评价,认为该回复没有解决实质性问题。

建设银行存在的诸多问题也直接反映在股价上,今年3月以来建行股价一路下跌,截止8月25日收盘,距离年内股价高点7.23元/股已跌超18%。

在银行强监管态势延续和金融业反腐工作持续加码背景下,建设银行如何继续其“建设”之路,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将持续关注。